最新公告:

广东【一线执行故事】:“80后女将”两次华丽转身从补位新手到执行中坚

发布时间:2019-02-21

查案办案时,她沉静果敢如一位战士,不放过蛛丝马迹;当事人表达感谢时,她笑起来像一弯新月,明亮而爽朗。

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以下简称“广铁中院”)“80后”执行法官刘洁雯,在广铁中院经历过两次身份转变:从书记员到刑事法官再到执行法官。从2016年初涉足执行至今,她完整参与了“基本解决执行难”三年来的各种硬仗。三年里,她执结财产类案件标的超6亿元,是名副其实的“结案大户”。

A

兼顾原则与灵活

使企业得“喘息”后还完2亿元

敢啃大案、“骨头案”,能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是广铁中院执行局负责人黄国庆对刘洁雯的评价。

2017年9月,刘洁雯成功执结了一宗标的2.12亿元的“骨头案”,该案其后被广东高院列为全省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典型案例。

一沓厚厚的执行日志显示:五年前,广东高院将广东某公司诉山西某钢铁公司货款纠纷执行案指定广铁中院立案执行。承办法官刘洁雯收案后,与同事多次赶赴山西查控,却发现厂房、机器设备等早已被北京等地多家法院先行查封,而高炉、生产线等钢铁生产特殊设备又难以及时拍卖处置。几趟下来一无所获。

刘洁雯还了解到,由于钢铁市场下行,被执行人——该钢铁公司不仅经营困难,还要养活上万名职工,案件涉及债务近2亿元,一旦强制执行下去,企业难逃破产清算下场,很可能触发严重的群体性事件。

执行工作才开始,便陷入进退两难局面:进则逼停企业且无法全额执行到位,退则申请执行人债权迟迟无法兑现。经与合议庭法官反复权衡,刘洁雯认为与其“一执到底”,不如给该钢铁公司一个“喘息”机会。

“我认为这家公司还可以盘活。如果强制执行,企业难有‘回春’机会,不是最妥的办法,所以我就尝试给它这个机会。”刘洁雯回忆。

打定主意,她再次组织跨省协调,把曾剑拔弩张的双方拉回谈判桌上。反复斡旋下,广东某公司终于放下芥蒂,同意和解。双方商定:由该钢铁公司股东承担连带责任作为担保,五年内清偿欠款。同时,还赋予申请执行人会同该钢铁公司购买原材料、监督公司财务运作的权利,让双方真正共解难题、共商合作、共谋发展。

黄国庆认为:“这个和解方案充分考虑了当时的现实,‘第一年每月还款100万元,一年共还1200万元;第二年每月还200万元,一年共还2400万;到最后一年每月还1000万元’最终还完,体现了执行法官审时度势的睿智判断。”

和解协议签署后,该钢铁公司得以轻装上阵,不仅顺利渡过难关,保住了上万名职工的就业岗位,还最终全额清偿欠款本金、违约金和利息等共2.12亿元。

B

炼就火眼金睛

准确识别执行中的“幺蛾子”

做好执行工作,还需要执行法官炼就一双“火眼金睛”。

2016年,刘洁雯在承办一起工商银行揭阳分行与揭阳市某化工公司等借款合同纠纷执行案时,就差点中了“套路”——

眼见案件就要进入执行财产分配阶段,却半路杀出了“程咬金”。在执行财产分配前夕,刘洁雯突然收到了150余人以劳动仲裁裁决某化工公司应支付其工资共1600万元为由提出的财产分配申请。

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社保记录、部分人员工资待遇畸高、被执行人还要求将全部工资发放到公司账户等等,一串难以解释的细节涌到一起,让刘洁雯对这份申请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她立即到作出裁决的仲裁委调取案卷,却被告知该案材料“全部遗失”。随后她又就此举行听证会,要求被执行人组织150名工人到会或提交身份证,被执行人却称难以与工人取得联系。一系列求证不仅无法确认1600万元工资的真实性,反而让被执行人露出马脚,印证了刘洁雯对仲裁裁决可能存在“虚假诉讼”的怀疑。最终,这所谓的1600万元工资并没被列入执行财产分配名单,申请执行人的权益也得以幸免于“套路”。

C

善良与智慧并重

与群众“无障碍”真诚沟通

在刘洁雯身上,并非全是说一不二的冰冷法条,还有隔着手机屏幕传递出的司法温度。

她申请了工作微信,与当事人建立起“即时通讯”。这个看似“麻烦”的工作方式,使她能随时随地与当事人沟通协调、告知相关材料、促成执行和解等,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也架起了一座与当事人之间“无障碍”的沟通桥梁。

2018年6月,刘洁雯承办了黄某财产刑执行一案。

财产刑执行案与其他执行案不同的是,被执行人大多为身陷囹圄的罪犯,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执行到位率低,存在大量“判而不缴”的问题;监狱分布在全国各地,实地调查难度大。

收案后,刘洁雯通过网络查控,发现被执行人黄某名下无财产,她随后来到黄某服刑的监狱调查被执行人的财产状况。黄某个人确无财产可供执行,请求法院转达由家属代为履行的意愿。刘洁雯多次与其亲属联系,将黄某的意愿向亲属转达、耐心释法,并告知了自己的移动办公电话和工作微信。

经多次沟通,黄某亲属表示愿意为黄某代为缴纳罚金5000元,并准备动身来广州。为了省去其舟车劳顿之苦,刘洁雯又通过微信“手把手”教家属利用手机银行进行缴款、传送银行电子回单。一个月后,该案结案材料送达黄某服刑监狱,刘洁雯又第一时间通过微信告知了他。

“在法官眼里,这些是小标的案件,但对当事人来说都是天大的事情。财产刑执行案件的当事人履行完财产刑拿到结案通知书,老人打电话和我说孩子获得减刑,他们对法院工作的感激,对我来说可能比办好一个大标的案件更有成就感。”

其人

用心挑好

工作生活

“两桶水”

2005年,22岁的刘洁雯从对外经贸大学毕业后考进了广铁中院。

法庭上,看见法官一次次法槌起落,丑恶在公平正义面前败下阵来,担任书记员的她对审判台有了无限向往。为了“把心动变成行动”,此后六年,她一边在工作岗位上磨砺自己,一边先后完成了北京大学法学本科、中山大学法律硕士学位的学习,并高分通过司法考试。再次走进法庭,刘洁雯实现了从书记员到审判法官的转身。

2016年年初,因开展跨区划集中管辖行政案件改革,广铁中院抽调了执行局两名资深法官到行政庭,刚在刑事审判岗位上手不久的刘洁雯被点名“补位”到执行局。这一次,她又迅速完成了身份转变。

职场女性通常会面临事业与家庭的平衡问题。在刘洁雯这里,不仅工作出色,她还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

有一次外出因航班延误,她回到家中已是凌晨2点。待窗外曙光初现,她就已起床给一家老小做好早餐,留下回单位加班的字条后又匆匆出了门。

她把对工作的热情延伸到生活中每一处,藏着“十八般武艺”,面包、蛋糕、中餐、西餐……均信手拈来。“做好一个精致的蛋糕与办好一件执行案一样,都需要细心和耐心,来不得半点马虎,特别是每一个程序都不能落下,否则会留下遗憾,甚至前功尽弃。”刘洁雯说。

在她看来,工作与生活是“两桶水”,每个人都绕不开。有人觉得,只挑一桶水会不会省点儿劲,但她觉得拎一个水桶特别沉,还不如拿一根扁担挑“两桶水”,这样一来两个水桶之间能有一个平衡和辅助关系。

“成为更好的自己,我一直有无穷的动力。”刘洁雯说。